快乐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
  • 当前位置:文章首页 >> 三农之外 >> 社会热点 >>
  • 吕德文:“群众无感,干部不满?#20445;?#22522;层这现象值得警惕
  •  2019-04-16 17:40:59   作者:吕德文   来源:侠客岛   点击:0   评论:0
  •  【字号:
  • 【岛叔说】“群众无感,干部不满?#20445;?#22522;层这现象值得警惕

     

    先说一件岛叔老家的事。
     
    这几年,岛叔的家乡变化很大。村干部花了大力气,高标准地把十公里的通村公路修好了,还把河道修葺一新,新建?#24605;?#20010;小公园,俨然是个美丽乡村。岛叔每次回家,?#21592;?#36807;去,甚是感慨。
     
    满以为乡亲们会和岛叔的感受一样,可结果让人意外。?#28304;?#24196;的变化,老乡似乎并不领情,?#28304;?#24178;部所为很不屑,甚至还满腹怨气。村干部呢?也很气愤,累死累活却得不到乡亲的承认。
     
    一句话,“群众无感、干部不满”。


     
    现象
     
    岛叔在基层调研时发现,这种情况很普遍。
     
    有一次,扶贫干部陪岛叔访谈当地一家贫困户(单身汉),到了后,贫困户家中之脏乱令人震惊,几乎没?#26032;?#33050;之处。?#21592;?#30340;扶贫干部很不好意思,拿起扫把帮贫困户打扫,边扫边发牢骚:“你怎么能这样呢,政府帮你,你也要争气啊。”但他只在一边笑,很是无所谓的样子。
     
    说实话,岛叔在调研中发现,绝大多数扶贫干部干工作可真是任劳任怨,但也几乎每一个都或多或少体会过“寒心”的滋味。
     
    类似的情况还很多。前几年某地发生水灾,当?#26412;?#20986;现了干部救灾、群众在一边看的情况。曾几何?#20445;?#21160;员群众参与是基层治理的“常规?#20445;?#20026;什么现在变成了政府包办?大家都在感慨,如今的基层治理怎么了?
     
    按常规,正常的基层治理行为,要么是群众和干部都满意,比如福利分配;要么顶多群众和干部一方不满意。现如今,干部和群众都不满意的情况为何如?#20284;?#36941;?
     
    不少基层干部感叹,现如今,政府连做好事都会做出矛盾来,真是令人费解。
     

    基层调研一幕:扶贫干部帮贫困户打扫卫生

    群众
     
    费解之后呢,能怪群众么?
     
    似乎是怪不上的。
     
    毛主席早?#36864;?#36807;,做任何工作,群众都有先进的、中间的和落后的三部分。这本是规律。那时候,还可以通过“抓两头带中间”的办法,把群众团结起来。
     
    现在的问题在于,经过20年的高速城市化后,很多村庄?#23478;?#26159;空心村,群众之间的社会关联已经大大弱化。再?#30001;?#38543;着市场转型的快速推进,客观上农村也出现了群体、利益乃至于阶层的分化,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已经成了社会的主要矛盾。
     
    这时候,想像以前一样,村民群众自己组织起来做自己的事,其实已经很困难了。
     
    现在,群众不再是简单的政治标签,也不是一个单一身份的群体,而是能动者的集合体。这几年最明显的变化是,人们的权利意?#23545;?#26469;越强,每一个人都想自己的权益得到尊重,与此同?#20445;?#20041;务意?#24230;?#19981;见得增强。据岛叔观察,甚至还有明显弱化。
     
   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?#28304;?#20892;业税费免除以后,农民基本上不再承担对国家的义务,各种权利也在不断增加。这当然是国家的进步,让农民享受改革红利。但在基层治理过程中,治理者很难用单一的话语和框架展开行动。直白一点就是,试图用“顾大局”来说服群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     
    这些因素造成了现在的?#32622;媯?#20154;们很难再形成集体行动。这又反过来增加了基层干部组织动员群众的难度,基层干部甚至不知道“群众”在哪里了……
     
    家乡修路的时候,岛叔就曾亲身经历过一次。为了重新规划村庄,也为了降低工程量,村干部想让公路改线,从岛叔家族的祖屋门口过。这涉及到几十户,各家有各家的想法:大部分在家的?#20808;?#37117;不同意,或是怕破坏风水,或是怕地盘被占;少部分中年人同意,觉得这样可以顺便改善祖屋的环?#24120;?#26410;尝不可。
     
    但麻烦的是,大多数年轻人都不在村,?#20808;?#21448;做不了主,家族里根本就没有“主事”的,村干部找谁去商量呢?结果,开户主会的时候,参加会议的?#38469;搶先耍?#24182;?#19968;?#19981;齐全。虽然?#38477;?#19979;大家都不同意,但没人愿意公开出头反对。不同意当然就是默许了——那就签字吧……
     
    结果可想而知,路是修通了,群众却不满意,后续还有无尽的麻?#24120;?#27604;如补偿问题。

    家族不断有长辈打来电话问:“德文,村里是不是拿了钱放你这里了?”我?#24471;?#26377;啊。但家族里的很多人都不信,说“怎么会呢?地都被他们占了,哪有那么傻的?”天地良心,家族里有几家猪栏被拆了,是补偿了一些钱的;至于公地,村里确?#24471;?#35828;法啊。


    图片来源于网络
     
    干部
     
    这能?#25191;?#24178;部吗?
     
    他们也冤枉,也身不由己。村里修路,?#24335;?#26412;来就是个问题,况且占的又不是私人的地。不过村里还是承诺了,会在祖屋修缮的时候争取项目作为补偿。
     
    税费改革后,作为基层治理主体的乡村两级组织开始转型,其中根本的变化是失去了财政?#28798;?#24615;,主要依靠财政转移支付来维持运转。并且,上级政府通过乡财县管和村财乡管等制度设计,剥夺了乡村两级组织的财政权。

    ?#28304;?#20197;后,基层组织逐步“悬浮”于乡村社会,治理行为具有鲜明的?#25226;?#20809;向上”的特征。简言之,基层治理者失去了?#28798;?#24615;,成?#35828;?#32431;的政策执行者。
     
    雪上加霜的是,基层组织不仅丧失了财政等治理资源,还在响应上级“公共服务型政府”的建设中,进一步弱化了治理职能。基层政府和村级组织很难再说自己是“治理者?#20445;?#32780;是“服务者”。
     
    结果就是,不仅是上级,群众对基层干部的要求也越来越多。这还是在基层自由裁量权逐渐弱化的情况下出现的。
     
    其次,干部其实已经不知道怎么跟群众打交道了。熟悉基层的人都知道,群众工作是一项实践艺术,得长期浸淫其中才行。但客观上,当前已经失去了让干部真正下沉和群众打成一片的条件。
     
    一方面,没什么事需要干部和群众打成一片了。过去,税费征收、计划生育,哪一件事不得跟群众打交道。而今,即便有了“硬杠杠”的行政任务,也无需?#36864;?#26377;群众打交道。一旦这种“可选择性”出现,基层工作就会向讲策略、讲特殊等角度去考量。
     
    比如,有上访户,那就想尽办法解决其特殊情况;有“钉子户?#20445;?#37027;就想尽办法找“突破口”摆平;哪怕是?#28304;?#36139;困户,那也是一项个别的、阶段性的工作,犯不着建立长期关联。
     
    另一方面,上级的各种要求,实际上也增加了基层干部接触群众的难?#21462;?#36825;些年基层行政的“规范化”过程,催生了大量的办公室业务,很多乡镇干部坦言“下不去了”。甚至于,很多地方连村干部也卷入其中。
     
    比如,很多地方搞一个便民服务中心,让村干部坐班,以为这才是“服务”。殊不知,很多中西部地区的村干部?#20174;Γ?#22352;班以后反而和群众生分了——连群众都说,坐在哪里,还真把自己当干部了,何必呢?


     
    症结
     
    问题的症结在哪里?#38752;?#24597;是我们对基层治理存在太多的误解。
     
    误解一?#27827;顾?#21270;理解为人民服务。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和政府的宗旨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但是,我们的政府从来没有将为人民服务?#39038;?#21270;地理解为市场关系中的“服务”。这两种“服务”的意义是不同的。
     
    为人民服务是一项政治原则,并不能等同于具体的行政过程。我们说干部是人民的公仆,主要是从政治要求来说的;而行政过程有其科学性,不能简单地用政治原则和行政价值来代替。

    再有,人民群众是一个需要?#27835;?#30340;复数,不是任人摆布的单一“符号”。尤其是在当前的基层治理环境中,为人民服务应是为群众的整体利益服务。
     
    但很奇妙的是,过去一些年来的公共服务型政府改革,将这两种不同意义的“服务?#27604;?#21512;,进而出现了“群众”以服务对象自居,要求基层干部按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提供“无私服务”的画面。这?#25191;?#20301;,造成了干群关系的扭曲:干部是可以无私,可那是为“人民”服务啊;一旦群众以“雇主”的心态要求干部?#20445;?#19981;仅群众会面临期望过高的窘?#24120;?#24178;部?#19981;?#35273;得很是不适。
     
    误解二:基层治理中老好人主义泛滥。只要群众有要求,一些地方的党委政府总是无原则地满足,什么都“兜底”。这会出现什?#27425;?#39064;?
     
    岛叔前段时间受某市房管部门的邀请,调研了该市的物业管理情况。有一个数据令人吃惊:全市三分之一的小区物业费是政府兜底的,尤其是还建房小区和老旧小区。该市准备?#36139;?#19968;个包括还建小区在内的物业管理办法,岛叔建议?#28909;?#26159;物业费,“收不收是一回事,收多收少又是另一回事?#20445;?#32467;果受到绝大多数区级物业管理部门的反对,觉得根本不可能,也不应该。言下之意,政府还是得承担这些小区的物业费。
     
    在跟一个还建小区的社区书记访谈,岛叔问,要是开?#38469;?#29289;业费得等多长时间?这位书记不假思索地说,至少20年。也就是说,政府至少得兜底一代人。

    这种老好人主义,甚至还在脱贫攻坚等工作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为什么那么多群众争当贫困户?就是因为贫困户的一切都被兜底了,利益实在太大。
     
    本质上来说,老好人主义就是不担当、不作为的形式主义的表现——遇到问题不想办法解决,而总是想着通过“?#31456;頡?#26469;化解矛盾。殊不知,越是如此,矛盾积累得就越多。贫困户的诉求是解决了,那还有更多的非贫困户呢?
     
    误解三:泛政?#20301;?#29616;如今,上级各部门在下达任务?#20445;家?#19978;升到讲政治的高度,要求基层配备足够的力量去完成任务。但问题是,基层哪来的三头六臂?如果所有事情?#38469;?#25919;治任务,那不形式主义还能怎么办?
     
    事实上,绝大多数任务对于基层而言,应该是常规性的,犯不着短、平、快,否则治理效果会适得其反。从政策执行的科学性来说,没有差别就没有政策,当事事都重大?#20445;?#20063;就意味着事事都不重要。

    久而久之,基层干部逐渐变得疲惫不堪,群众看在眼里也只会“无感”而已了。
     
    文/吕德文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

  • 责任编辑:whj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发表评论
  • 评分: 1 2 3 4 5

        
  • ·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·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(直接或间接导致的)。
  • ·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快乐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 新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怎样与百威娱乐的客服联系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二八杠生死门演示 淘金娱乐丿39444 易购彩票 葵花宝典3肖6码大公开 河北11选5计划免费计划 农场赚 时时彩怎么买什么最稳